文山初中欢迎您!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师天地 > 正文内容

郝贵良:又见一年蓬

作者:校长室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3日 已阅读:

五一小长假,漫步校园,在文德楼前的花坛里,看到几簇热烈奔放的雏菊,绿色草茎上开出一片片清新的纯白小花。走近细看,小花瓣洁白如玉,淡雅秀丽,细细长长,紧密地环拱着正中央的黄色花蕊。用手机里的“看图识花”软件一照,原来不是雏菊,是一年蓬。

一年蓬,又名野蒿,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植物,高30~100厘米。这学名,取得太直白,和诗意沾不上一点关系,俗到骨子里去了。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,自然万物都是有灵性的。先人在给这些植物取名时应该都是用情的,蔷薇、牡丹、玫瑰、合欢、彼岸花,哪个名字不是寄寓种种美好?或富贵,或诗意,或浪漫,给人无限想象和优美意境。而土豆、狗尾巴草、牵牛花这些植物,还没破土,学名就被插上“矮矬俗”的标签。好在一年蓬不在乎,名字越贱,越努力奋斗,虽低到尘埃,却依然怒放生命,在肥沃的土地上能成就自己,在贫瘠干燥的土壤也能开出一片繁华。

它们正亭亭玉立在专属于杜鹃的花坛里,一棵棵,一丛丛,迎风高唱着感恩阳光的赞歌。栽培的杜鹃长得低矮,花却开得无比绚烂,夺人眼球,与一年蓬的小白花争奇斗艳。红的艳丽,红得无畏无惧;白的纯洁,白得没心没肺,各有各的性格,各有各的风采,一同编织着花园的美丽。更多的,是不甘寂寞地开在路边的荒地里,不依不饶地装饰着路边过客的梦。偶尔,在剪平的红叶石楠丛里,高高冒出一两株,小白花也开得招摇,一点也不掩饰自然天生的野性,一点也不顾及主人石楠的颜面,喧宾夺主,成为最引人注目的那一朵。

一年蓬的生命是短暂的,成熟后的种子也随遇而安。它们随风吹落,随地安家,完全不挑环境,从不计较土壤,落在哪里,哪里就是自己的家。只等来年,待春风唤醒细小的种子,抽芽,冒出绿茎,悄然出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。长在文德楼前,做一个有德的谦谦君子;倚在文美楼前,做一个懂艺术的花童;站在博文楼前,做一个陪读的花仙子;生在文俭楼前,做一株闻香的草也幸福;立在塑胶跑道边,闲看奔跑的身影也知足。即便散落在过道下,走廊边,墙角下,无足轻重,也要开出一片绚丽。否则,怎么对得住抚养自己成长的大好春光呢?

我喜欢一年蓬,不以环境的优劣论处,不以生命的长短论英雄。在他们的字典里,没有卑微,没有权贵,有的只是对生命的负责,把最美的生命绽放出来,不落遗憾,不生后悔,轰轰烈烈,绽满心田,开出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风会记住每朵花的香,这个五月,一年蓬在文山初中的校园里释放得热烈和野性,风生记忆,我念如初。

下一篇:单小燕:风起,心暖[ 06-13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