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山初中欢迎您!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师天地 > 正文内容

单小燕:风起,心暖

作者:校长室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3日 已阅读:

世间一切都是遇见,就像冷遇见了暖,就有了雨;春遇见了冬,有了岁月;天遇见了地,有了永恒。人与人遇见,分离,再遇见……总有些人会记得你,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。

那一年,刚毕业来文山初中参加工作。九月的风吹着,并没能吹走那份恼人的炙热,带来清凉。满眼依旧是热辣辣的阳光,却又不似八月时的傲慢无礼。二十岁的我顶着一头短发,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一身学生气地站上了讲台。那会儿的我没有勇气学前辈们对调皮的孩子们大声呵斥、没有勇气“拍案而起”、甚至和学生四目相对时小心脏都会泛过一丝怯意,那时的我只会轻声轻语地说着,满眼宠溺地笑着。

枫就那样静静地倚坐在窗边,在任何情形下,他都是教室里最白净的一个孩子,当然让我记住他的不仅在于这点,还有他的清瘦和那副“命悬一线”地架在鼻尖上的大框眼镜。枫的个子一般,学习成绩也是一般。每一下雨,屋里屋外什么颜色都郁了起来:屋顶,墙壁,窗外的白玉兰树……还有枫镜片后的双眼,透过镜片都能看到他眼里的孤寂。真不明白,小小的他怎会有这般的忧郁和深沉。一日,作业未交,他镇定地告诉我,来校途中骑车摔了一跤,风吹走了试卷。我疑惑地打量了一下他——整洁如平常。于是我佯装把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,看他受伤了没有,而后揪起他的鼻子,说“还哄我,哪里是风,是你这个小淘气。”那一刻,我离他很近,近得都能看到他忧郁的双眼忽闪了一丝惊讶和片刻的温暖。他笑了,我也笑了。从此,风再也没有吹走过他的试卷,他的双眼也好似清澈了一些。

之后的几年,短发变成了长发,长发剪了又长……又过了几年,女儿都六岁了。某一天,很突然地,枫联系上了我,并加了我微信。照片中,他背着背包,还是很瘦,但是皮肤却不一般的黝黑,精神状态甚好。交谈后我才知道他童年的忧郁,来源是那个名存实亡的家庭和他那个狠心的母亲,所以刚到文山,心伤的他只喜欢看着窗外,幻想幸福。和我遇见后,是我治愈系的笑容,春百草初生般自然的宽容温暖了他。他告诉我:在文山的三年他不仅默默学会了奋斗,还学会了如何和他人彼此关爱;他很想念学校,尤其是那座小桥,因为那是一座通向温暖和幸福的小桥……最后,他还提起了那张被风吹走的试卷,我们又如当年般笑了。同年暑假,在他的邀请和陪伴下,一场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的自驾新疆之旅开始了。随着他,我们驾车穿越了天山,在八月的雪山兴奋地奔跑;随着他,我们用了洪荒之力跑到了中国的最北边,去试图抚摸帐篷顶上铺天盖地的云朵;随着他,我们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享受着沙的冲击……。至今,我都无法忘记那次令人难忘的旅行,无法忘记天山脚下我们回忆着文山相处的点点滴滴。旅行结束,相互道别的那一天,我认真地和他说了声“谢谢”。那时我离他有点远,但远远地,我还是看到了他眼里升起的一抹亮色,在眼眶里轻微地翻动。他羞涩地摆了摆手,哽咽地回了一句:“谢谢您……”

如今,文山搬离了老校区,没有了那座通向温暖的小桥,没有了那棵枫最喜欢的白玉兰树,但是我们却从未离开,我们继续在文山延续着爱的陪伴和心的呵护。我想最纯粹的教育就是如此。

“好雪片片,不落别处”。明净之雪,在某时某地不经意美丽地落下,落下的雪花不见了,但它们总能滋润到我们的心田。

风儿吹起,它裹起的一缕香气,是否让你记起了谁?